淦又要起名字

_(:з」∠)_想为我这些年爬过的那些墙头都写篇文……我大概会写死吧……文笔拙劣,求大神们指导……

体质差异

周关  不甜的小甜饼  ooc全是我的锅
来啃啃我做的不甜的还有点散的小甜饼

实际证明:人跟人的体质都是有差别的。

就像关宏峰那样的体质,每逢换季都要小感冒咳嗽个七八九十天的不出保准就好了,连关宏峰自己都不怎么在意的,可总是吓得周巡又是水果药膳又是热水药片的方圆不到两米的围着关宏峰转,几乎是片刻的不离身,不知道的以为关宏峰得了绝症似的。

像周巡那样的体质,就属于心火旺,好动怕凉的那种,换句话说就是身体倍棒,吃嘛嘛香,不常得病,一病就躺。

举例说明这次周巡感冒:

这次的案子几乎是没什么难度,关宏峰整理了线索就基本上差不多明白了,和周巡说明商量了完之后,周巡就像看见猎物的猎犬一般带着个队就出去抓兔子了。

可好死不死的是兔子急了不仅会跳墙,还会咬人,尤其还是练过的兔子咬人更疼!

然后就是局里一枝花额头上开了道口子,破了相,在天气转凉的日子里跟着疑犯跳进河里洗了个河水澡,于是不出意外的第二天就重感冒了,告了病假。

关宏峰呢简单的主持了下后续的收尾工作,冲着疑犯散发了会冷气,疑犯呢也就哆哆嗦嗦的一五一十的全说了,临走前把剩下的工作交给了小周,扫了一眼昨天跟着出了外勤的警员们,就急匆匆赶回了俩人的小窝。

跟着出外勤的小警员们抖了抖,表示:同情该疑犯。

剩下的表示:同情你们,外加该疑犯。

路过的高亚楠,高主任敲敲桌子表示:该干嘛的干嘛去!

关宏峰推开了门,屋里还和自己早上出门时候一样,估计着周巡还在睡着。

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脱了外衣,换了鞋子,悄悄的把卧室的门推开了条缝,床上的连人带被子的拱成了一团,仅能看见几根头发支楞在被子外面。

轻轻的走过去,帮人把被子拽到脖子以下,掖好,捋了捋睡的乱翘的头发。头发又翘了回去,床上的人吧唧吧唧嘴,又缩回被子里去了,连头发都一根不差的捂在被子里。

"本来就鼻子不通气,你还捂在被子里,你还喘得上气么。"

被子里也没个声音,就是拱来拱去的,看样子是翻了个面,接着梦周公去了。

关宏峰叹了口气,看了眼时间,该做午饭了。把窗户开了条缝,通通风换换气。

正择菜的功夫,就听见卧室的门开了,抬眼一看,周巡裹着被子穿着不符合画风的家居毛绒拖鞋啪嗒啪嗒急冲冲的冲进了厕所。

emmmm听声音水流还挺大的。低头接着开始切菜。殊不知自己的嘴角已经翘的很高。

亏了他弟关宏宇那张刁嘴,和他住了半年硬生生是把关宏峰的手艺练出来了,不一会的功夫第一道简单的小菜炒好了,正揉捏第二道菜需要的肉给肉入味时,被人圈住了腰。

把肉用保鲜膜封好,洗干净了手,擦干,在一个狭小的环境里转过身,摸上眼前人没有被纱布遮住的半边额头,另一只搭上自己的。全然不在意眼前眯了又眯的桃花眼和腰上越来越大的压力。

"折腾了半个晚上终于是降下来了。"

周巡眼睛眯的自己都快看不清了,内心挣扎了下,把头埋进关宏峰的脖子里,蹭来蹭去的。心里还暗忖着:淦!什么味道都闻不到了!

抓了抓脖子上人的乱糟糟的头发,"行了,别蹭了,回床上等着去,饭一会就好了,吃完饭把药也吃了。"

"……不好。"嘶哑的声音让人揪心。

"那……先松手好不好,你的鼻涕好像蹭到我的脖子上了。"

惊得周巡一个猛抬头,本来就鼻子不通气缺氧,这一下整的头都晕了,晕晕乎乎的瞪着关宏峰原来带着淡茶香现在闻不到的脖子,扯着自己的睡衣袖子使劲的蹭,缩回来一看,袖子上什么都没有啊。

抬起头,瞥见自己爱的人微微上扬的嘴角。得,欺负人现在反射弧比较长是吧,要不是现在我感着冒不想传染给你,你摸我额头的时候就缺氧到头晕了!

越想越气,一口肯上了眼前的脖子。嗯,奶不兮兮的。

"斯……"

那么点火气就那么散了,周巡心疼的松开了嘴,原地啄了一口,裹着薄被啪嗒啪嗒跑到沙发上窝着去了,偷偷瞄着厨房,跑动期间还自己绊了自己一脚。

周巡一定是属傻狗的。摸着脖子的关宏峰那么想着。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关宏峰就觉得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周巡是属犟驴的。

"吃药。"

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周巡把脸换了个方向。

关宏峰耐着性子又把手移到周巡面前。

"咳……"抬头到处乱看,"你看咱家房顶是不是有点潮啊,咳,楼上是不是又漏水了……咳咳咳……"

"你都咳成这样了,还不吃药?"

"我不想吃,这药我吃了就犯困,我这都睡了一上午了……好不容易咱俩都有个假……"哑着嗓子的周巡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反而接过了温度正好温水,润了润嗓子。

天天和周巡呆在一起的关宏峰在心里自动的补出来了后半句话:我想多看看你。

"把药吃了,等你病好了,我会在你的休息日里挑一天休假。"

噗!咳咳!周巡刚进嘴的第二口水全便宜在膝盖上的沙发毯上了。不管毯子湿不湿了,周巡抓着关宏峰的手腕,就着关宏峰的手把药吸进嘴里,吨吨吨的灌着水。

这回反射弧倒是快。关宏峰抽了几张抽纸,摁在毯子上吸着水,还好没多少水。

抬起头对上了周巡亮晶晶桃花眼,别开脸。

"说话算话。"周巡搓搓手,嘿嘿嘿,赚大了!

所以呢,综上所述,周巡觉得,偶尔的生病特特特特别的赚。嘿嘿嘿!

你要问之后的二人休假,不好意思,你还记得开头周巡怎么病的么?换季跳水里了,重点是换季啊哈哈哈哈哈哈!

周巡:出出汗感冒就好了,峰啊,我来帮帮你运动出汗,咩哈哈哈哈哈ԅ(¯﹃¯ԅ)

END

¦•ˇ₃ˇ•。)你们猜得到周巡怎么让亲亲的关队缺氧头晕外加运动出汗咩……本句里找答案。(๑´ڡ`๑)
这样排版看着应该会舒服点吧(๑❛ᴗ❛๑)
求评论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