淦又要起名字

_(:з」∠)_想为我这些年爬过的那些墙头都写篇文……我大概会写死吧……文笔拙劣,求大神们指导……

这家人真吓人

周关   关高   双关亲情
这个文是我上一篇评论里面的小可爱们结合我自己的脑洞折腾出来的,放飞自我,很不严谨,笔风突变,博君一笑。
mua~
前提:故事大概发生在关饕餮快十六岁的时候,关雎是周关领养的。
人物不属于我,ooc都是我的锅。

难得的一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长丰支队的队长就带着长丰的副队跑路了。
美其名曰:给小伙子小姑娘们创造机会。
留下一帮小姑娘小伙子们顶着一头的雾水办案办到心累:啥机会啊?
俩人呢,就溜商场买东西,二人小世界去了。
你要问了,俩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可以逛的,怎么老爱逛商场,可俩人还就腻腻乎乎溜了一个下午,发了一路的高档犬类宠物专用食品,挑了一下午的东西。
临近傍晚俩人也是终于挑好了东西。
俩人手里拎着不下十个大包小包,扔到车后座上,两人也上了车预备打道回府。
"巡,下回不要再买围巾了,我最少有十条了。"关宏峰嗔道。
"我这不是怕你冷么,多预备预备不是么。"松开刚系好的安全带,侧身从后车座上的大包小包里翻出来条围巾"再说这条纯羊毛的,摸着就软。"说着,把副驾的关宏峰脖子上那条轻柔的拆了下来,把纯羊毛的围巾小心翼翼的围了上去。
就像关宏峰是瓷器似的。
顺便摸了把脸,占了个便宜,心里也暗忖:这人怎么比羊毛还要软?
想着就开始厚着脸皮不声不响往人身上贴,想着再求个亲亲什么的。
嘿嘿嘿,美滋滋!
然而周巡算不如关宏峰算。
这就看出来了关宏峰是经历的多(被周巡撩的多了)的过来人了,一看就看出来周巡想的啥,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一巴掌抵在周巡脸上把人推回了驾驶座上。
"把你的安全带系好了,开车回家了。"说着,关宏峰把自己刚被拆下来的围巾叠了起来。
关宏峰的大狼狗几乎是瞬间就蔫吧了,隐形的大尾巴也垂了,竖耳也变飞机耳了,可怜巴巴的扭过身子,拽过安全带,低着头就往插口里插。
脖子上一暖,周巡惊了一下。就看见属于关宏峰的那双依旧白皙纤长的手围过了自己的脖子,把自己刚从老关脖子上拆下来的旧围巾围在了自己脖子上,临了还贴了过来在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经常撩别人(特指老关)的主反倒被自己稀罕的人撩了,整个人几乎是从头红到了尾。
要知道老关那清清冷冷的性子,平时怎么可能会那么主动?
周巡用力的捏着方向盘捏到指尖发白,半张脸都埋道围巾里,带着熟悉的味道和体温的围巾里。
整个人几乎是激动的发抖。
周巡埋在围巾里深深的吸了口气,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那……那什么,小饕餮和小雎鸠不是跑这边玩了么,打个电话问问,咱俩给她俩带回去吧。"
嚯,说话声音都拐了三个弯。
关宏峰想想也是,打了关涛电话开了公放,可电话里传来的陌生的男声让俩人心里一揪:
"我日你大爷的!我弄不了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的!"
"嗬,我关涛的大爷是你想日就日的,那你得看看有多少人不答应!"一听就是小饕餮。
然后就听见稀里哗啦手机掉地上的动静以及刺耳的尖叫,然后就忙音了。
"关雎?关雎!"自家闺女出了事,关宏峰明显是有点慌了。
周巡更是动作快过言语,松了手刹一脚油门,直奔分局。

再说关涛和关雎这边,俩个小丫头吃吃喝喝玩了一天了,到了时间就坐地铁上预备回家了,回家的时间晚了点,正好赶上了下班高峰期,地铁说好听的是地铁,说难听点就是沙丁鱼罐头。
可这人一多,你可就不知道你身边站着的是谁了。
两个小丫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稍微宽裕点的地方站好,就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周围的人似乎都在有意无意的看向和远离俩小丫头旁边的两个小伙子。
长的流里流气的小子把手伸进了带着耳机侧倚在墙的傻小子的包里。
俩小姑娘对视了一眼。
受了双亲熏陶的关雎掏出了手机,连着拍了好几张相片,取证。
随了父亲脾气的关涛上去一个擒拿就把小偷的手拧了个圈,疼的直叫娘。
"我日你大爷的,我干啥了,小姑娘家家的怎还动手打人,疼疼疼,你他niang的给老子松手。"小偷叫嚣着。
看样子还是个新手小偷还死命地嚷嚷,"你干了什么你自己知道!"关涛脑子也快,呛了回去。
“那我干了什么你倒是说啊!我是非礼你了怎么着,你有本事说出来啊!”小偷一手挣开了关涛。
关涛看到小偷那么理直气壮地,暗想着:估计还有同伙。
“你干了什么,我跟你讲就凭你想日我大爷,你就倒大霉了!那叫啥,强那什么未遂!”
扭头看了眼关雎,俩小姑娘也是心有灵犀,关雎明白了关涛的意思,远离了事件中心,把眼神放向了围观的“观众”上。
新手小偷也是脑子短路了,趁着关涛分神的那么个功夫,下了狠心想制造点混乱趁乱跑了,"我日你大爷的!我弄不了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的!"照着小姑娘扑了上去。
"嗬,我关涛的大爷是你想日就日的,那你得看看有多少人不答应!"侧身躲过,拖延要紧。看老娘不干趴你。

再说关雎这边,明白关涛大概意思之后了,退到了人群中。
一是自己十成十随了自家爹,脑子好可要是动起手来就是个棒槌;二是有同伙,凭自己的脑子从一些蛛丝马迹来看或许能找到同伙。
掏出手机打开了照相功能。
嗡嗡。
关宏峰的来电。
眼神没有离开围观的人,直接摁开。
可还没等着关雎开口说出还一个字,说远不远的小偷就发了难。
"我日你大爷的!我弄不了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的!"盖过了关雎的声音。
"嗬,我关涛的大爷是你想日就日的,那你得看看有多少人不答应!"
人群就像倒进凉水的油锅一样,瞬间炸开了,好巧不巧偏偏地铁到了站,不管是到没到站的都涌向了车厢门口,可人群中的关雎可就倒了霉:一个不小心手机脱了手,就再也寻不到了。

再说周巡关宏宇这边,两人到了地方,抓住了俩个小新手警员,掏出了证件就是一顿吓唬,被说蒙了的俩小警员一个带着周巡去了没跑了的小偷那里,一个带着关宏峰找关涛去了。

周巡这边一进屋子,看见了小偷脸上挂了彩心里就舒服多了,估么着应该是小饕餮干的,俩小丫头没吃亏也就没了正经:“我听说你是想日我们家小饕餮的大爷,你知道我们家饕餮的大爷是谁么?”说着还左手握右拳,捏的咔咔响。
本来还有点硬气的小偷看见了这个架势,鉴于他刚体会过相似的,秒怂。
怂怂唧唧的回道:“谁,谁啊?”
“你不用知道了,你只要记得以后别再范事就行,要不整个长丰支队折腾不死你的。”周巡话音刚落,小屋子的门咣的一声就被推开了,一个人影窜了进来,揪着小偷的领子差点把人提溜起来。
是关宏宇。
“好啊你啊,敢对我家姑娘下手,你是不是找死啊!”又把人生生提高了那么几厘米。
周巡看着小舅子吃人的架势,凑上前悄悄地说了句“差不多就得了。”然后就俩手一揣站到墙边上去了。
关宏宇听着也是,两手一松,把人摔回了椅子上。
“哦,对了,这个小偷他说要日小饕餮的大爷。”周巡不温不火地来了那么一句。
走到周巡面前本来想走看闺女去的关宏宇退下了脚步,“老狐狸”,冲着小偷活动活动了脖子,咔咔的响。“给你个机会,你想日谁的大爷?”
这下好了,小偷直接怂到了椅子底下去了。
嗡嗡。
正想动手的关宏宇从小偷身上摸出了响得不停地手机,扫了一眼,愣住了。
“周巡,你先去稳住我哥。”
周巡瞬间就听懂了话外之音,抢过了手机,倒抽了一口凉气,下一秒就不见了影子。

再说关宏峰这边,小警员给她解释了一路发生了什么,人群混乱,差点发生了踩踏事故什么的。
关宏峰想了想可能关雎就是手机在人群里挤掉了,也就暂时的放宽了心。
一进屋就看见了自己侄女红着眼,旁边还有一个拿着抽纸手足无措还挂着彩的小青年。
不动声色地把人挤开,想着安慰下侄女。
小姑娘直接扑了过来,扑的关宏峰一个踉跄。
“叔,对不起。”关涛把脸埋再关宏峰怀里,带着哭腔。
关宏宇轻轻的拍着关涛的背安慰道。"没事。"和自己当年一样,拼着命的想护着别人。
“关涛!”亚楠推门而入。
关涛也就趴到他妈的怀里,抽动着肩膀。
这孩子看起来也是吓坏了。
应该是未成年所以通知了监护人过来。
不过,按理说关雎怎么没想着联系一下,打个电话回来报个平安?这么想着也就走出了屋门,本着职业精神去看看小偷。

周巡窜出了屋子,马不停蹄的奔了出去,拐了个弯险些撞上关宏峰。
扶住了眼前人,关宏峰看见了周巡这个架势,隐约的感到了不安。
“怎么,周巡?”
“峰,你一定要冷静。”抬手把手机亮给关宏峰看。
“你到说怎么了……”
手机上不断地在接收这一张照片,似乎是为了让人注意到,目的也显而易见。
关宏峰感觉心悸,一如当年对黑暗的恐惧。
周巡看着灯光之下的关宏峰似乎开始喘不过来气,掐着下巴吻了上去,强制的渡气过去让关宏峰换气。
而照片的内容是——黑暗中昏倒的关雎。

暂时平复了心态的两人着急着上了车,后门也开了,上来了个人,是关涛。
“叔,我和你们去!”还抽着鼻子红着眼角的关涛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另一侧的后车门也开了,一直被忽视着的小年轻也上了车,“对不起,两位叔叔,这事也因为我而起,我也要做点什么!”
关宏峰点了头。
周巡着急的上火也没说什么,只觉得小子还有些担当,直接开车去调了监控。

调来了监控,关宏峰和周巡就不费一分一秒的看了起来,五个小时过去了,结合小年轻和关涛的环境描述,再联系了现在抓到的小偷档案,他们锁定了个目标,监控中的关雎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人,周巡带着一个小队直接出队抓到了小偷的同伙。
关宏峰赶到的时候,差点没认出小偷。紧紧的捧着周巡的脸,让他看清了眼前的人,才渐渐的缓和下来。
可这个同伙就是不肯说出小雎鸠的地点。
几个人在车里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额,两位叔……”
周巡急躁的捋了捋额前的几根头发“说!”手里紧紧的攥着关宏峰的手,以图能安慰道关宏峰。
关宏峰则是心里乱了麻,没了头绪。
“这个照片背景是不是有什么?隐约的一凸一凹的看着很像……”
周巡一脚油门下去,车里的人都是一晃,直奔最近的集装箱集散地。
找到了。

事后遭受到四个人连番恐吓的小偷和经历了两次单方面殴打和联手双打外加被法医拿刀恐吓死神的注视的另一个小偷表示:这家人真吓人!

几年后的年夜饭。
关家这四个人内心活动如下。
关宏宇:我闺女什么时候找对象啊,我这个时候虽说还没遇到你妈吧,但是好歹也处于万花丛中过,的状态啊,怨念。
高亚楠:现在后悔了,当初你闺女想当警察的时候你怎么不阻止啊,你就不能动动lai子想想我多大岁数遇到的你!
周巡:我家峰做的饭真的好吃!
关宏峰:……
关涛从包里拿出一沓子的档案和一张照片。
关宏峰一挑眉“这不是几年前眼特别尖的那个小子么。”
关涛:“嗯,这个是他的档案,你们不用再去调了,都在这了。”
周巡:“小雎鸠的那件事的,挺有担当的那个小伙子?”
关宏宇:“啥,居然想拐走我家小妮子,我不同……唔”
高亚楠夹起一块姜塞到了关宏宇嘴里,“妈我支持你,加油!”
周巡:“那什么需要人的时候说一声,整个长丰支队给你拉过去……疼疼疼!”
关宏峰狠狠地掐了周巡的大腿肉。
充当了红娘角色的关雎:MMP,谁啊?
关宏宇:"那什么哥,回来审问室借我用一下,我要亲自问一下,唔!"
高亚楠又顺手塞了块蒜。
END

= =又很不意外的烂尾了呢。
一发完结的我是不是很良心(屁,不一发你就坑了!
翻了一圈突然多了好多周关粮,好开心*罒▽罒*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