淦又要起名字

_(:з」∠)_想为我这些年爬过的那些墙头都写篇文……我大概会写死吧……文笔拙劣,求大神们指导……

流浪者(S/B)

_(:з」∠)_把上个礼拜的连续剧梦瞎写了出来……
词穷理科生……

(一)
好吧,简单的来说,他是被手上诡异的触感唤醒的,勉强睁开眼,虚晃看见就有毛色油光发亮的狗在用他的手脚磨牙。
"嘿,停下,这很痒"他勉强的说着。
可这群漂亮的狗却冲他亮出了獠牙。
撑起上身"伙计们,怎么了,我刚才还以为我们是朋友……"
未等他的话说完,巨大的阴影就将他笼罩了起来,而眼前的"狗",好吧,他反应过来了,这应该是一群狼,一哄而散,而他身后的恐怕并不是什么好惹的东西。
当他被熊熊抱住往脸上糊口水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刚才的那群狼可能并不是再向他表示好感,然后他开始庆幸自己似乎不是普通人。
终于等到熊一步三回头一脸怨念的离开后他才空了下来想:他是谁,他在哪,他为什么在这?
可他想了半天,还是毫无思绪。
透过树冠间透下来的光线逐渐暗淡,他决定离开这片河滩,转身走进古树林。
感谢这片古树林的帮忙,他发现了他还具有其他的能力:他的听力可以听到许多的声音,就省去了被许多森林动物拿去磨牙,磨牙还好,就怕身上本就残破的衣物更加的破碎;他可以蹦的很高甚至可以在高空中停留,为了摘树冠上的果子;眼光逼人,苦苦瞪着一堆枯树枝却没办法点火时枯树枝就这么被他瞪着了,别问他问什么知道野外过夜要点火的,他就是知道;冰冷呼吸,就在开心树枝点着了之时被烧起来的碎屑引得鼻子发痒,一个喷嚏过后树枝上就剩下了几簇漂亮的冰簇……这又气的他捏碎了手中的石头,好吧他的力气也很大……
好在经过千难万险他终于是离开了这片古树林,来到了一个小村子,他的故事也就正式的开始了。
(二)
这是一个小村子,村里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果腹之余还能帮助下他人,可本就应该是个安静祥和人心和善的小村子,村中央的空地的一棵可以一人合抱的枯树上竟然用铁链束缚着一个年轻人。
一些无知的孩童还用烂水果烂菜叶砸在年轻人身上。
他抓住路过的行人问道"这个年轻人做了什么坏事么?"
然而行人的一脸茫然和一通叽里呱啦,他什么都没听懂。
额……语言不通,这就很尴尬了。
不过望下树下蜷缩着的年轻人,杂乱夹杂着菜叶泥土的金发依旧映着暗金色,原本的颜色可能会更漂亮。枯枝间洒落的光斑在白皙的皮肤跳跃,可他们的主人就是一动不动,仿若没有了生机。
看上去不应该是什么坏人啊……想了想,用自己破碎的披风掩住了自己大部分的面容,找了些可以食用的野果子递给了年轻人。
可他没想到,他居然被一群农夫撵出了村子,被驱赶的时候恍然看见,一些人居然开始在枯树周围堆积枯枝。
他们是要干什么?点火么?不,不行!
当天,愚钝的村民们惊见神迹。
神悬于高空,随神抬手而起高大的冰簇立在枯树周围,漫天的火烧云昭示着神的怒火,如虎狼一般的风声就像耳光一般打在暴民的身上,审判的目光降落在村民身上,无不匐地祈求怜悯。
当一切重归于平静之后,村子的中央只剩下了高耸的冰柱,枯树,锁链……
(三)
古树林边缘,瘦弱的年轻人、尴尬的流浪人和帅气的女游侠无言的围坐在火堆旁边。
咕~
流浪人表示迷惑……
年轻人捂住了脸……
女游侠叹了口气……
在流浪人继续表示迷惑的时候,我们的游侠起身走向了森林,片刻之后用斗篷捧了一堆果子回来,统统递给了年轻人,而年轻人红着脸默默的拿着果子啃了起来。
女游侠盯着流浪者,而流浪者表示懵逼。
"$%눈_눈¥^“*@^0^%"游侠对流浪者问道。
好吧,我这辈子可能就那么孤独终老了,流浪者这么想着。
游侠皱了皱眉"abcdefg?"
明显和之前的发音方式不同,可流浪者还是听不懂。"抱歉,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出于礼貌流浪者回答道。
或许我应该去一些远的地方看看,或许能找到和自己语言相通的人吧。
"哦,居然是氪星语!"
可是往哪里走呢?"等等,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么?还能说这种语言?"流浪人震惊。当流浪者想上前拥抱一下老乡的时候,游侠挡了下来。
"额,抱歉,氪星语我是在古籍上学到的,我的母亲说我总有一天会用到,逼着我学的。"女游侠对着流浪者说。
"额,抱歉?"流浪者摊了摊手。
"先不说这些了,我有一条消息带给你。"
"消息?谁告诉你的,他是谁?他认识我么?!"流浪者激动道。
"冷静一下,是个女巫……一个自称是魔法师的女人让我带给你的一条预言内容是,向南走,寻得自我,再南即是代价。"游侠接着说道"介于我也去南方,要不一起?我还可以教你通用语言。"
"我不就现在那么一条奇怪的预言么,额,该怎么说,旅途愉快?"
"我叫戴安娜,旅途愉快。你呢,孩子?"戴安娜向年轻人问道。
年轻人放下所剩无几的果子"我叫巴里,我可以跟着你们么?"

想写小剧场
戴安娜:克拉克你持盾么?
克拉克:????
戴安娜:我的盾可以借给你用……
克拉克:不用了,谢谢好意,我觉得巴里可能需要……
戴安娜:巴里你持盾么?
(四)
经过了那么一阵旅游似的赶路,三个人也都互相熟识了,也了解了巴里的情况:母亲早逝,随父学医,野外采药不幸遇到大雨,闪电带走了父亲却留下了巴里,而巴里醒过来后发现了自己的身体的变化,暴食,偶尔的昏倒,跑得快快的快看不到的那种等等。
后面的巴里没有说了下去,年长的两位也没有再问,只希望着哪天巴里能自己看开,自己说出来,重新焕发年轻人的精神。
路经城郊酒吧三个人解救了两个被单方面围殴的骑士,一个叫做哈尔,一个叫史蒂夫。
绿了吧唧叫哈尔的表示要感谢救命恩人,要一路护送恩人们到主城哥谭,然后就去粘着给他擦药的巴里去了;叫史蒂夫的绅士的表示了感谢请三人吃了一顿,戴安娜对饭后的甜甜的凉凉的小甜点表示很喜欢,拔出了宝剑对着史蒂夫的肩膀"这是你的荣耀!"吓跑一堆周围的饭客,闹剧结束后史蒂夫先行离开回城报告事项。
等到四个人回到主城时正好与遇到城主巡边回城,人群中绿了吧唧的哈尔一眼就被城主看到,要求半个小时之内在城主堡垒内汇报状况,被粘着的巴里不幸被抓去,剩下两人无处可去也就跟着了。
圆桌之上哈尔就平日里粘着巴里的状态恢复了过来,严肃的说道:"近来哥谭以北各个小型人口聚居地不断的被更北的地痞流氓骚扰,而且骚扰范围越来越广,受骚扰的村落越来越多。"
坐在一旁的半机械人说:"收到骚扰的村落连起来的话隐约有一个包围之势向哥谭围过来,还有骚扰这些村落的人数前后估计可能近八千,这是有目的性的骚扰,结合之前史蒂夫骑士带回来的信息,村子中的粮食铁器都被抢走了,可能会有……战争。"
圆桌之上充满寂静。
"布鲁斯,你怎么看?"史蒂夫问道。
"差不多。不过现在要紧的是让人带着粮食回去支援这些收到骚扰的村子,并且需要教会他们怎样布防。维克多。"
半机械人站起来指认着桌面上的地图说道:"目前比较严重的村子大概有这几个,现在你可信认的就你桌子上的这些人,我,史蒂夫骑士,绿灯,恐怕……"
"我们可以帮你!"戴安娜带着流浪者和巴里推门而入,城主本来放松的体态立即紧绷了起来。
"你们是谁,怎么进到城堡里的!"布鲁斯戒备了起来,侧身左手隐到三人看不见的地方。
哈尔赶忙解释道:"放松布鲁斯,是我带他们进来的。"
可布鲁斯一扬手三只蝙蝠形状的飞镖直冲三人门面,戴安娜从背后抽出长剑一个劈砍将一个蝙蝠镖一分为二;巴里身影一虚再真实之后他已经拿着蝙蝠镖观察起来;而冲向流浪者的已经熔成普通铁块掉在了地上。
偌大的会议室里十分的寂静。
率先打破寂静的是布鲁斯,"既然三位能人有意相助我也不推脱了,过来这边。"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就走到了圆桌旁,"哈尔你和这位红色衣服的年轻人……"
"巴里。"哈尔补充道。
"巴里去叫中心的这个村子,然后寻访一下相邻的海边的海滨镇,顺便照顾周边的小村子。"说完看了一眼哈尔,哈儿面色一沉。
"史蒂夫你和这位女士……""戴安娜"戴安娜抢先道,"去这个小镇以及周边,注意安全。"看了眼史蒂夫,史蒂夫点了点头。
"维克多,最这边的森林,这边的流浪儿比较多如果可以的话安置一下他们。"
"而你……"布鲁斯停顿下冲着流浪者继续说道"……和我去新城确定一下安防。"
"时间紧迫,准备好了出发!"
(五)
饥饿蔓延在村子里……流浪者目及之处不是面容枯槁伤民就是腐烂不全的尸体……
充满了悲戚。
不该是这样的……流浪人这么想着。
可饥饿的村民不这么的想,看见了可以入口的东西疯了一样围了上来抢夺着食物……
混乱,布鲁斯和他的人手面对着村民也很难做出抉择,可现场不断的抢夺引发了混乱场面越来越难以控制。
流浪者认识的人不多,但他们都不是这样的,他们大多都是友好的……
就连幼小的孩子也挤在人群之中拼命的护着怀中的口粮……
而周围的人也注意到了他。
我应该做些什么……
离开了马背,托起了孩子连带着他手中的口粮,带他离开了人群。
他的脚下嘈杂的抢夺声音停了下来……
(六)
临时搭建的帐篷中
布鲁斯抱着手臂就靠在承重的柱子上,海蓝色的眼镜就直直的看着坐在桌子旁的流浪者天蓝色的眼里。
"你是谁?"
"不知道。"
"你还有什么能力?"
"不清楚。"
"那你有什么目的?"
"没目的。"
布鲁斯依旧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他,这让流浪者在椅子上不安的聊整了下姿势。
"想好之后要做什么了么?"
"继续流浪?就……帮助想这个村子里的人吧。"
倒是有个好心肠"怎么帮?"
"额……"流浪者窘迫的又调整了下姿势 。
"留下来吧,跟着我,你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
流浪者想说什么被布鲁斯打断"至少先赢了这场……或许我能帮你找到些你身份的线索。"
流浪这就那么答应了。
之后的事情基本就是水到渠成,村民以为神明降世充分的合作,布鲁斯滴水不漏的战略以及绝对战力的流浪者很快的消灭了这一支的入侵者。
之后陆续接到其他几个防点的消息,大获全胜。

未完……

评论

热度(8)